网站公告:井冈山革命博物馆改版,新网站上线了,欢迎浏览!
典藏珍品 >>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数字博物馆 > 典藏珍品 > 正文

井冈山革命博物馆馆藏珍贵文物在线欣赏(二)

更新时间:2020-02-11字号:T|T

    目前国家正面临着一场重大战“疫”,井冈山革命博物馆正凝心聚力,共克时艰。为了丰富广大人民群众在疫情防控期间的精神文化生活,打赢疫情防控的攻坚战,充分发挥博物馆的宣传、教育职能作用,陆续推出一批精品珍贵文物,让特殊时期的您继续线上欣赏。


1952年井冈山斗争亲历者杜修经任慈利县人民政府副县长的通知书


    这份通知书纵32.0厘米、横33.5厘米,名为“湖南省人民政府任命通知书府人字第00819号”上方正中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五星红旗,正文内容是“兹经省府第七十三次行政会议通过任命杜修经为慈利县人民政府副县长”,落款为程潜的亲笔签名,任命时间是“1952年11月12日”,时间上盖有“湖南省人民政府印”的方形红印。通知书上的签名人程潜出生于湖南醴陵官庄,清末秀才,同盟会会员,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六期毕业,国民革命军陆军一级上将。曾任湘军都督府参谋长、非常大总统府陆军总长,广东大本营军政部部长。历任国民革命军第六军军长、第一战区司令长官、湖南绥靖公署主任兼省政府主席等职。解放战争后期,在长沙宣布和平起义。新中国成立后,曾任民革中央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国防委员会副主席、中央人民政府委员、湖南省省长、省政府主席。那么被任命为副县长的杜修经又是何许人也?他就是毛泽东在其著作《井冈山的斗争》一文中曾经三次点名批评的人物,杜修经也由此成为一位知名的党史人物。

    杜修经(1907-2007)湖南慈利县人,1925年冬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任中共醴陵县委书记、安源市委秘书等职。中共湖南省委曾两次派杜修经上井冈山,1928年5、6月前,井冈山与湖南省委和党中央联系中断,同年6月杜修经带着中共湖南省委给红四军的信第三次(前2次因敌人阻扰未能上成井冈山)上井冈山,终于接通了井冈山与湖南省委的联系。杜修经在井冈山了解了军事斗争形势,边界党委路线及党群工作基础后,就回省委作了汇报。由于杜修经当时对建立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意义和人民群众在斗争中的作用认识不足,加上中共湖南省委本身对当时的国内形势还缺乏深刻分析,在统治阶级稳定时期反而采取统治阶级破裂时期的政策,对群众在战争中的优势缺乏了解,因而省委作出了要红四军从井冈山“杀出一条血路”、“立即向湘南发展”的错误决定。同年6月底,杜修经带着省委的这一决定第四次上井冈山,随行的还有派任边界特委的书记杨开明,进入江西莲花县时闻红军在龙源口大捷,并与部分指战员接触,杜修经感到省委的决定已不适宜了,因毛泽东在永新,杜修经与杨开明分手,杨开明去了宁冈,杜修经赶到永新,当时毛泽东正在商会楼主持军委、特委、永新县委的联席会议,杜修经在会议上首先以个人名义表态:带来的省委决定已不适宜了。接着传达了省委的全文决定。这样,会议顺利通过了“不执行湖南省委决定的决议”,并陈述了不去湘南的七条理由,但杜修经的思想和认识也仅从斗争形势看问题,没有提高到路线的觉悟高度。之后,杜修经下乡视察,随后又随军到达江西宁冈、湖南酃县一带。7月中旬,杜修经随军折回湘赣边境的沔渡,当时由红四军军长朱德、政治部主任陈毅主持召开了会议,这时主要受二十九团官兵想回家乡的思想影响,提出还是要执行湖南省委决定,打到湘南老家去,但杜修经觉得应征求毛泽东的意见,于是,杜修经要部队推迟一天行动,让他征求毛泽东的意见后再行动。但当杜修经返回井冈山茅坪时,毛泽东恰好当天上午去了永新,杜修经见到了杨开明,杨开明是湖南省委派任边界特委的书记,他听了杜修经说明的情况,也没做慎重的考虑,只是说:“决定了,就去吧!老毛那边我去说。”杜修经便返回部队,同其他同志一起“只知形式地执行湖南省委去湘南的命令,附和红军第二十九团(成分是宜章农民)逃避斗争欲回家乡的情绪,因而招致边界和湘南两方面的失败即“八月失败”,使红军损失过半,红军主力去湘南连连碰壁,一鼓作气打下郴州城后,理发洗澡、整连整排往家乡跑,挡都挡不住。最后就剩下团长胡少海、党代表龚楚团部零星人员和萧克带回了一个连。这正是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斗争》三次点名批评杜修经的原因所在。

    抗战胜利后,杜修经复员回到家乡兴办了南坪学校,宣传进步的革命道理,并通过其堂弟杜修基(中共地下党员)的关系,接触了地下党组织,组织青年读书会,为迎接湖南解放发展地下党组织,为家乡的解放作出了贡献。解放后,杜修经在慈利一中任过短时间的教员后,于1949年冬奉调该县县人民政府秘书,不久被任命为慈利县副县长,这份通知书就是证明。

    杜修经于2007年11月13日在湖南文理学院去世,享年101岁。对于1928年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斗争》中的点名批评,杜修经是怎么认识的呢?2009年初,井冈山革命博物馆文物征集人员,在副馆长林道喜的带领下,赶赴湖南承德采访了杜修经的儿子杜方时,他说父亲多次与他说道“那时候年轻单纯,只知道机械的执行省委指示,不能象毛泽东那样有通盘的战略考虑,所以犯了错误。”这正是杜修经给他留下了对二十九团郴州覆灭承担相应责任的终身遗憾。这位百岁寿星的坦诚之言足以彰显一个职业革命家的坦荡胸怀和敢作敢为、敢于认错、光明磊落的共产党人本色。

    “由于各种原因,他先后三次入党,两次失掉组织关系,但无论在党内还是在党外,他都关心党的事业,任劳任怨地为党工作,为中国革命和建设作出了应有的贡献”。这是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为杜修经最后做出的评价。一个人最不能免的就是犯错,最可贵的却是知错、改错。

    今天这份县长通知书已经成为井冈山革命博物馆的珍贵收藏,也成为我们如何书写一个共产党人忠诚信仰的历史见证。


毛泽东在茅坪八角楼使用的砚台


    砚台为青石所制,圆形,上口至下底内收,呈退拔状。井冈山斗争时期,毛泽东曾在宁冈的茅坪八角楼办公和住宿,在八角楼里写下了《井冈山的斗争》和《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两篇著名文章。

    1927年10月,毛泽东率秋收起义部队进驻茅坪后,就住在村子北边的八角楼民房中,房东谢池香将这些家俱和物品提供给毛泽东使用。1929年1月,毛泽东率红军主力下山后,敌人进入井冈山根据地,反动民团也尾随而至,他们进行烧杀报复。谢池香利用自己是地方大户绅士的身份,将房屋、家业保存下来。此后,他经常跟家里的人讲述毛委员在家中居住和写文章的情况,叮嘱子女们要好地保存这些东西,不要随便搬移丢毁。1968年,进入文化大革命期间,各地前来参观八角楼毛主席旧居的人蜂拥而至,宁冈县人民政府指示文教部门成立了宁冈县革命文物修建委员会,并派出刘任道等人在茅坪进行旧址维修、复原陈列、文物征集等工作。这项工作得到谢池香之孙谢慕尧的大力支持,将毛泽东在他家居住时用过的清油灯、砚台及家俱全部捐献出来,存放于毛主席旧居里让人们参观。这方砚台是毛泽东当时的办公用品。


谭震林用过的裁纸刀


    裁纸刀长39厘米,宽4.2厘米,为弯月形,由刀体和刀柄组成。刀体较薄,刀柄为木质短圆柱形。此物为谭震林在书纸店当学徒时用过的裁纸刀。

    谭震林,1902年出生于湖南省攸县城关镇的一个工人家庭。1911年,谭震林入私塾学习,两年后,在书纸店当学徒。广泛阅读了进步书籍,从而接受了革命思想。20年代初期,在攸县、茶陵组织发动两次工人斗争。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担任攸县工人纠察队长、县总工会宣传干事、县党部工农运动特派员。曾组织发动家乡人民支援北伐,开展农民运动,解除反动武装。“四一二”后,发动万人游行示威。“马日事变”后,由于反动派下令通缉,他奔走长沙、武汉仍无法找到党组织,被迫回攸县进行地下革命活动。1927年冬,工农革命军攻占茶陵县城,谭震林被推举为茶陵工农兵政府主席,同时恢复了茶陵工会组织,并任工会主席。年底,随工农革命军撤离,在毛泽东的领导下参加创建井冈山根据地的斗争。1928年5月在中共湘赣边第一次代表大会上当选为湘赣边特委委员,后负责湘赣边工农兵政府土地部工作。6月起任中共永新县区委书记,湘赣边特委代理书记、书记,中共红军第4军前敌委员会委员兼工农工作委员会主任。1929年随部队进军赣南、闽西,先后任红4军第2纵队政治委员、第4纵队政治部主任。参加了中共红4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即古田会议)。次年5月起,任闽西红军学校校长、红1军团第12军政治委员、红一方面军总前敌委员会委员,率部参加了中央苏区第一、第二、第三次反“围剿”。红军长征后留在闽西坚持游击战争。建国后曾任中共中央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央顾问委员会副主任等职。


谭震林用过的订书机


    此订书机为19世纪早期所生产的简易手压式订书机,由机身、底座(缺)及手柄组成,机身由两块梯形铁块合成,中间设凹槽可放置订书针,并装有一铁栓与手柄相连,手柄为长条形,末端呈圆饼状,机体上铸有几何纹。此物是谭震林在书纸店做工时用过的。


尹宁万烈士使用过的笔筒


    这是湖南省茶陵县著名革命烈士尹宁万读中学时用过的笔筒。1924年春,尹宁万进入父亲创办并任校长的茶陵县汇文中学读书,受到父亲和进步教师的民主思想影响,产生了立志报国的思想。他曾在笔筒上刻下杜甫的两句诗:“斯须九重真龙出,一洗万古凡马空”,借以抒发自己树立雄心壮志、要干一番事业的真实情感。



    尹宁万是湖南省茶陵县毛冲村人,1908年8月生于乡间教师家庭,从小受到较好的教育,学习成绩优良。1925年学校建立学生自治会,他被推选为负责人。北伐战争开始以后,中共湖南区委派农运干部到茶陵组建茶陵县支部,领导全县工农运动,支援北伐军作战。尹宁万积极参加农村大革命,被选为县学生联合会主席。1926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冬天作为县学联代表出席在长沙召开的湖南省学生联合会代表大会。第二年2月,被选送到毛泽东主持的武昌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1927年6月下旬,他结业回到湖南时,白色恐怖已笼罩全省城乡。茶陵汇文中学被国民党诬为“暴徒学校”,一些革命师生被杀害,尹宁万的父亲、母亲和弟弟都被迫逃亡在外。面对险恶的形势,他没有退缩,在茶陵秘密联系同志,坚持地下斗争。秋收起义之后,毛泽东率领的工农革命军于1927年11月18日攻克茶陵县城,建立了湘赣边界第一个县级工农兵政府,尹宁万担任了县农协委员长。他与宛希先一起,来到离城40里的马江、浪滩一带开辟革命工作,建立了第一个区工农兵政府。受到农民革命打击的土豪劣绅对尹宁万恨之入骨,逃到长沙的大豪绅惊恐万状,对尹宁万又恨又怕,他们污蔑农协是“土匪”,相互秘密串联,说“茶陵土匪作乱,只有尹超凡的孽子尹宁万闹得最凶!”他们把尹宁万视作眼中钉,肉中刺。工农革命军撤出了茶陵时,尹宁万带一部分农会会员参加了工农革命军。因为他办事干练,能写一笔好字,被留在毛泽东身边做文书工作。

    1928年春,根据湘赣边特委的指示,尹宁万回到茶陵,重新开展茶陵、攸县、酃县、安仁一带党的工作,支援井冈山的斗争。他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努力与各地党组织及其武装力量建立了联系,及时传达了湘赣边特委的决议精神,使白区的工作有了新的起色。1928年5月,尹宁万因患疟疾,回到茶陵毛冲家乡治病,不料被土豪告密,县挨户团派兵包围村子,在村民们的掩护下,敌人挨家挨户也没搜出尹宁万。穷凶极恶的敌人见抓不着尹宁万,非常恼火,他们就抓了40多个村民关押起来,扬言如不交出尹宁万,就要血洗毛冲。看到乡亲们危在旦夕,仍在患病的尹宁万挣扎着站了出来。敌人如临大敌,将他上了手铐脚镣,派兵押往茶陵县城。县长方直亲自审讯,软硬兼施,都不能使他屈服。最后,敌人将他残酷杀害,剖腹取肝,并不准亲属收殓。乡亲们冒着风险,深夜抢运烈士遗体回乡安葬。


红五军第四纵队司令贺国中使用的铜笔架


    铜质,分三层,由铆钉连接而成,做工精致。

    贺国中是红五军第四纵队司令,这是他在学生时代用过的一件文具,是贺国中烈士革命生涯的一件珍贵遗存。


朱德题写“井冈山革命博物馆”馆名手稿


    这件质地为白色宣纸的馆名题字,长方形,竖幅,高70厘米,宽29厘米,装裱在宣纸上。内容为“井冈山革命博物馆”馆名。这件题字,是朱德委员长1962年3月4日至6日重上井冈山时题写。

    朱德是四川仪陇人。1927年参加领导了南昌起义,任起义军第九军副军长。1928年初,发动和领导了湘南暴动,4月率部上井冈山与毛泽东领导的部队会师,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他任军长。建国后,授元帅军衔,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中共中央副主席等职。

    1962年3月,朱德委员长回到了阔别35年的井冈山。在井冈山的日子里,他不顾旅途劳累,重游旧地,亲切地会见老红军、革命烈士家属、干部和群众,参观当年他曾经战斗和生活过的黄洋界、茅坪、大井、小井等地。朱德十分关心井冈山人民的生产和生活情况,3月5日,他在井冈山宾馆与井冈山管理局干部座谈时,鼓励大家除了发展粮食生产外,还要充分利用当地资源,注意发展手工业生产。座谈会结束,朱德应时任中共井冈山管理局党委书记、局党委宣传部部长兼井冈山革命博物馆筹备处主任林史的要求,题写“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八个墨笔大字。现在悬挂在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入口处的馆标,就是朱德的亲笔题词。此件题字后由井冈山管理局常委办公室移交给井冈山革命博物馆收藏。


红军教导队学员蔡德华听课笔记本


    这本记录本系道林纸订成,64开,长12.5厘米,宽7厘米,重10克。今尚存26页,分别用毛笔,钢笔和铅笔书写。1927年11月,工农革命军根据前委指示,在龙江书院中厅“明道堂”开办第一期军官教导队,学员100余人。毛泽东常亲临讲课。蔡德华为学员之一。他记录授课内容:“政纲报告”、“宁冈的工作”、“侦察知识”和革命歌曲等,字迹清晰可辨。

    这本笔记本最早为原国民党宁冈县县长张开阳所有。1928年正月间,毛泽东率领工农革命军在遂川分兵发动群众,造成了轰轰轰烈烈的革命声势,震动了湘赣边界。江西军阀朱培德急忙调集重兵扑向遂川,同时又派第27师79团一个营,伙同宁冈县长张开阳操纵的靖卫队共500多人,占据了宁冈县城(即新城)。在笔记本中有“卷土重来豪气豪”、“稳把龙泉斩毒蛟”的诗句,就是张开阳从吉安返宁冈途经永新时所写。张开阳在笔记本上,写了从吉安出发,途经高塘圩、瓦庙前、永阳、天河、永新、七星(溪)岭至宁冈城(即新城)的路线。他在《逆旅即事一哭》的打油诗中,描述“一官一太乘破轿,两位股长坐短车,一个师爷又走路,无数士绅脚如飞,……。”张开阳到达宁冈城(新城)后,就紧锣密鼓部署反革命的策略,伺机捣毁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他在笔记最后写有“偶记一则”,记述的时间是1928年“2月13日午后一时于宁冈城”,他在“偶记一则”中还大骂革命“是犹洪水泛滥于天下”。1928年2月18日早晨,毛泽东率领工农革命军与地方武装,包围了新城,向新城发动了猛烈的攻击,就在当天下午三点钟结束了战斗,伪县长张开阳化装成老百姓从西门潜逃未遂,被工农革命军和地方武装活捉,成了阶下囚。蔡德华在新城战斗中缴获了张开阳的笔记本,然后作为自己记事之用。

    蔡德华是宁冈县柏露乡蔡亚村的农家子弟,1927年12月受中共宁冈支部派遣,参加了工农革命军军官教导队培训,回地方先后担任宁冈县第三区赤卫队队长、宁冈县赤卫大队副大队长等职。1929年1月,红军主力下山,敌人攻入井冈山,蔡德华意识到斗争环境的严峻和危险,遂将自己经历和保存的材料用油纸包好,装入竹筒内,藏在自家的屋檐下。随后,抱着献身的决心和战友们一道坚持井冈山的斗争。1930年不幸被捕,宁死不屈,在宁冈新城遭敌杀害。

    1979年11月,蔡德华的儿子蔡官妹家拆除老屋盖新房时,匠人们发现屋檐下压着一个竹筒,原以为里面装有银子花边之类的东西,谁知打开一看,里面用油纸包着全是些写有字的本子和纸张,当时有些匠人,还拿了几张薄一些的用来卷生烟吃。蔡官妹发现后立即制止匠人们的行为,并将这些东西归拢起来,放在家中。井冈山会师纪念馆工作人员经整理里面有记录教导队授课内容的笔记本、宁冈县赤委会制订的《教练士兵教官之注意》《宁冈县赤卫连点名册》《宁冈县第三区赤卫队点名册》等珍贵的革命文物。尤其是红军教导队听课笔记本,记载有政纲报告、宁冈的工作等重要内容和侦察知识,以及国际歌等。这本笔记本见证了我军最早进行干部培训、举办教导队的史实。

                                                                    制作:邹文波

                                                                    撰稿:汤根姬

                                                                    摄影:刘长生

(编辑:admin)

中国·井冈山革命博物馆

地址:江西省井冈山茨坪红军南路
电话:0796-6552248/6555625
Email:jgsbwg@163.com
邮编:343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