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公告:井冈山革命博物馆改版,新网站上线了,欢迎浏览!
典藏珍品 >>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数字博物馆 > 典藏珍品 > 正文

井冈山革命博物馆馆藏珍贵文物在线欣赏(六)

更新时间:2020-02-20字号:T|T

苏维埃临时借谷证

中国工农红军从1928年4月建立以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不断发展壮大,进行了三次“反会剿”、五次“反围剿”的斗争,为了解决红军暂时的粮食供给,中央政府印发了红军临时借谷证,以确保红军在作战过程中的粮食供应。

中华苏维埃临时政府,从1933年开始三次较大规模发动向群众借谷行动。第一次是1933年1月开始的借谷,这次共借得谷子16万担;第二次是1934年6月开始动员的24万担借谷;第三次是1934年7月22号开始动员的60万担借谷。

由于中央主力红军从1934年10月实施战略大转移,进行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最后一次的60万担借谷实际任务没有完成,只借得少数部分,有的地方甚至只做了一些动员工作。三次借谷行动中央政府都统一规定发给借谷票、证,并严格规定向群众借谷一面交谷、一面交票,交了谷子却没得到票的,可向上级政府控告。这些借股票、借谷证所用的纸张,除少数选用敌占区进口的纸张外,大部分用根据地自己生产的毛边纸。其制版大部分是石印板和木刻板,甚至还有少数是蜡纸刻制的油印版。尽管这些票证看起来十分简单朴实,但它是在十分艰苦的战争环境中印制的,是苏区自力更生的产物,并开创了粮食公债的先河。

1933年初,中央苏区遭受到国民党军队的“围剿”,福建龙岩的红色政权全县被摧残,群众遭受的损失不计其数,永定县溪南区被白军抢去谷子2万多担。江西南部各县也被抢去谷米数十万担,险恶的环境下,群众主动要求借出谷子去支援红军对敌作战。中央政府根据群众要求,做出了借谷决定,将所借的谷子一部分供应红军,一部分储存起来以备战时所需。这次借谷总计借得16万担谷子,苏区政府责成财政人民委员部向借谷群众统一发给“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借谷证”。



井冈山革命博物馆目前收藏有两种面额的借谷证,一种是十斤的,构图比较简单,白底绿字,横长方形。票正上方从右到左繁体书“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临时借谷证”文字,横排弧形冠名。冠名下方中央有一个由镰刀斧头组成的图案,即现在的党徽图案,党徽图案下方是一条花边装饰线。票面正中央是“干谷十斤折米7斤4两”的借谷数额。借谷证的下半部是三条使用说明和落款,内容为:“一、中央政府为借给战时紧急军粮,暂时向群众借谷,特发此证为凭。二、借油盐者可按时价折成米谷,发给此证。三、持此证者,于1933年早谷收成后,可向当地政府如数领还新谷”。落款是财政人民委员邓子恢,票面中央盖有“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财政人民委员部”的红色圆形印章,左下方盖邓子恢方形印章。



另一种是贰十斤的,其构图与十斤的一样,只是面额书写为“干谷贰十斤折米十肆斤半”,字体比十斤的大一些,圆形大印也略大一些。

这两种借谷证使用的都是毛边纸铅字印刷,并且没有进行编号,其中贰十斤的存世量更是稀少。

1934年夏中央苏区进入非常困难时期。一方面,中央红军已发展到30万人;另一方面,国民党调集100万军队,对中央苏区进行第五次“围剿”,中央苏区范围越来越缩小,红军的粮食供给面临极大的困难。为此,中共中央、中央政府于1934年6月2日给各级苏维埃政府发出紧急动员借谷24万担供应红军的指示,并要求这次借谷必须在7月10号前完成,各级党部及苏维埃政府每五天要向中央至少报告一次。

随着战争形势的发展,中共中央、中央人民委员会,于1934年7月22日再次发出《关于今年秋收中借谷60万担及征收土地税的决定》并为此专门成立了武装秋收委员会,由各级秋收委员会专门负责此次任务的完成。

本馆收藏的这两枚借谷证,是苏区政府为解决红军给养向群众借谷的一种凭证,充分体现了苏区百姓为打破敌人“围剿”支援革命战争所起的促进作用。


酃县黄挪潭区廖厚芳的《新同志入团介绍表》


毛边纸,土黄色,竖长方形,钢笔刻印件。表的顶部中间书写有“照准”两个墨字,字上盖有一枚宽边红色方印,印文模糊。篆书。表内的姓名、性别、年龄、现任何种工作、日期及介绍人等格内分别书写有“廖厚芳”、“男”、“十七岁”、“少队小队长”、“一九三二年六月间介绍人陈长华”。

这是廖厚芳1932年的入团介绍表,它对于研究青年团的组织情况有较高的史料价值。


贺国中烈士的《修业证书》


证书为新闻纸质,土黄色,竖长方形,铅印件。证书的四周有一个1.9厘米宽的印花框边。框边内的顶上部是“修业证书”4个大字,楷书,横排。中下部的右边也是证书的内容文字,竖排,楷书。左边的右侧是“师长唐生智”5个较大的黑字,坚排,楷书。唐生智的下方盖有一枚红色小方印,印文“唐生智印”隶书。左边的左侧是“中华民国十三年七月口日发给”,竖排,楷书。在年号上盖有一枚红色大方印,印面的大小纵9.6厘米,横6.6厘米,边宽0.9厘米,印文“湖南暂编陆军第四师师司令部”等字,篆书。

贺国中(1906-1929),湖南省湘乡县人。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黄埔军校高级班毕业,在国民革命军任初级军官,参加了北伐战争。大革命失败后,1928年被中共广东省委军委派入国民党军湖南独立第五师,做秘密兵运工作,任随营学校大队长、教育长。同年7月率随营学校参加平江起义。历任红五军第七团党代表、团长,第三大队队长,第三纵队纵队长,中共红五军军委委员。1928年冬随彭德怀、滕代远上井冈山,编入红四军。1929年任红四军六纵队队长,红五军四纵队长。同年7月率部攻打江西安福丰克,撤往宁冈途中,于寅波桥战斗中牺牲。1936年滕代远在为共产国际刊物著文时,称颂他是“红五军全体战士所最爱戴的指挥者”,“很能干的少年的司令员。”

该证书为研究井冈山时期的革命烈士贺国中提供了有力依据。


永新县四区卅九乡苏维埃政府通行证


通行证为草纸质地,黑黄色,长方形,竖行。这是有主席左官海署名的永新县四区卅九乡苏维埃政府1931年开给农民圣玉莲去莲花捉猪仔(买小猪)的通行证。

该证为苏区时苏维埃政府的红色交通提供了宝贵的历史见证。


江西省苏维埃政府通行证


毛边纸质地,长方形,竖行。因破碎已托裱。四周有一黑线框,横上格是人物等构成的图案,下格内容是由主席方志敏,副主席余金德和徐大妹署名盖印的江西省苏维埃政府,于1935年1月给商人刘灯生等三人由省苏商店去横港一带的通行证。


公略县开仑区龙田乡土地免税证收据


毛边纸,黄色,长方形。四周有一黑线框,框内最顶端为横格,从右至左印有“土地税免税证收据”;下面内容为竖行,分别写有免税具体内容;左上角有一半圆形红印章,下面是乡主席的红色小方印及一枚三角形红印,但印文均已模糊。

这份收据证反映了土地革命时期苏维埃政府对减免工人成份的土地税优惠政策,对研究苏区时的土地政策提供了有力见证。


范致全的分田证


毛边纸质地,土黄色,长方形,墨字,竖行,字迹清晰。证书的左中下方分别盖有主席张远发和土地委员凌福兴的红方印各一枚外,同时,还有15处盖有凌福兴的红方印共15枚。

该证见证了土地革命时期苏维埃政府工作人员严谨、细心和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也是苏维埃政府开展分田运动的历史见证。


乡苏维埃政府给刘德焺的耕山证


毛边纸质地,土黄色,长方形,装裱在硬纸板上。竖行,墨字迹清晰,共六行。证书的中央盖有乡苏维埃政府的大红圆印一枚,自右至左第四行“樟”字上盖有一枚红方印。两枚印文模糊不清。

这是乡苏维埃政府1932年分给农民刘德焺耕山的证据,反映了苏区百姓得到实惠、土地革命深入人心的事实。

制作:邹文波

撰稿:汤根姬

摄影:刘长生

(编辑:admin)

中国·井冈山革命博物馆

地址:江西省井冈山茨坪红军南路
电话:0796-6552248/6555625
Email:jgsbwg@163.com
邮编:343600